暗暗撸在线视频

首页  »  淫妻交换  »  小女子第一次


小女第一次写这样的文章相信一定好青涩,但是绝对是事发经过。如果有不合心意的多多包含/

本人家住北京海淀区,从小大人们就夸我懂事可爱,长大了异性们赞我漂亮。可是几乎没有异性追求我,为什么哪? 因为我弟弟总是宣传我是什么崇尚家庭暴力且嫁不出去的老处女。。

也许我对弟弟确实过分一些但是我总是觉得那是自己的亲弟弟况且男孩让这女孩也没什么不妥的。。
我们俩基本都是十足的网虫每天争夺一台电脑玩着同一款网络游戏由于工作缘故吧我们俩总是同时在家所以那每次争抢都非常厉害,如果抢不到我就会大哭一场这样他就会乖乖让位于我了。。

有一天家里只有我们俩人的时候弟弟他突然问了这样一句话,(姐姐你除了洗澡不必我代劳还什么不需要我经手哪?)我正在专注的打游戏所以漫不经心的回他一句(好吧,那以后洗澡你也帮我代劳好吧?)

(真的吗?)他从后面抱住我两只手不规矩的游走在我的胸部,这个举动可吓坏我了,(你干吗啊?)话音刚落我便挣开了他的手,从椅子上站起来很凶也很委屈的看着他,他一脸怀笑得看着我说(姐姐,今年你已经23了吧?为什么还不结婚哪?) 我顿时好无语 随便回他一句(管你什么事情啊??难道要你养活我吗?) 他说(好啊,我不介意阿) 我当时被这个小白气疯了,发狂的问道,(你今天吃错了药了?我可是你姐姐你放尊重一些好吗?)
他步步紧逼过来我则步步向后退直到电脑桌前退无可退之时我只能把身子尽量向后靠整个人都快倒在电脑桌上了。
他一把揽住我的腰,(姐姐,你脸红了?是不是很喜欢我哪?) 他问到,被他这么一说的确我也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我慌忙回答(我才没。。)没等我说完他已经深深的吻住了我的嘴,那条似蛇一样的快速的挤进了我的嘴里
和我的小舌头搅在一起,我先是一愣眼睛睁得大大的因为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随后我紧忙推他 很想把他推开。。

可他却越抱越紧几乎快让我窒息了,他松开了我拉着我的胳膊把我往床上拽,虽然未经人事但也知道被他拖到床上的结果是什么,他已经被欲望冲昏了理智,无论我怎么挣扎喊叫他似乎都没什么反映,我虽然努力的反抗这但是我那还没瓶口粗的玉婉如何经得起那样的抓拿,我感觉骨头都快断掉了在加上他强有力的拖拽,我不由自主地往前走着,很快便被抓到床边我拼命的挣扎怎么也不让他把我放倒在床上,他所幸把我按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的胶带把我的手腕沾粘在床腿上,又封住我的嘴我虽然极力的扭动身体强做这种无效的抵抗但是手毕竟被束缚住了还点任人宰割。眼看着他掀起了我的黑色绒衣然后是内衣胸罩。我急得都哭泣起来了可是他似乎是没有半点反应或者怜悯的同情似的。尽管自顾自的趴在我的身上吮吸着我的乳头,当时被他这样肆意的凌辱真是感觉万分的羞愧难耐

一:我被人或者说是色鱼强暴了。
二:强暴我的猪头小白是我亲弟弟,平日温文尔雅,儒雅大方最受我喜爱的弟弟。
三: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从小到大总被我欺负受尽窝囊气的家伙怎么今天异常疯狂,我毕竟是他姐姐这可是不折不扣地乱伦阿,这要是传出去。。真是不敢想象我。。该如何面对

(姐姐你的乳头都硬了是不是有感觉了哪?) 这个白痴问题被他问的。。
当然了,即痒又热的感觉。。他不知道在那里鬼使神差的般的拿出了一支细细的针管~上面在塑料套下隐约可见一个大约2寸的针头,针管里的液体我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但是也能明白 他想让我安静屈服于他那么给我注射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我多莫希望这是自己幻想那,真的希望那里面什么也不是

他把那个可恶的针头刺进了我的胸部,还好了,针头比较细没有感觉太过疼痛。。
对我注射之后他竟然把我自己晾在一边,大约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感觉身体燥热头脑昏昏沉沉看物体似是而非
他慢慢的走过来,揭开了我嘴上的胶带。。 我含糊的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你给我注射了什么)
他笑而不达又解开了我手上缠裹的胶带把我抱到床上。。这一刻我彻底明白了他给我注射的什么。。原来这早有预谋。只是我很傻还在单纯快乐的生活着。。 这是一张二层铺我睡在下面他睡在上面,没想到就在这里这个我休息的地方今天成了我们 “洞房花烛”的新房。。这件事情被妈妈知道一定会被打死的。。但是我现在又不太想反抗貌似我好像多少有些想要他。。我情不自禁的将玉腕搭在他的脖子上我主动地吻了他。。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刚才就在他把我晾在那里的时候他已经自行的除去了所有的穿着。。我的手在他光滑的肌肤上情不自禁的游走。。
貌似眼前那个男人不是我的弟弟而是我非常爱慕的情人。他慢慢的退去我的裤子 内裤。。我全身赤裸的展现在他的面前,虽然意乱情迷了可是当他在不断的俯看我曈体的时候我还是用双手抱住了胸部。因为我害羞。。
他用手抚摸着我的下体喃喃自语地说 这足够湿了。。经他这么一摸我的爱液一下子仿佛泉水一样喷涌出来
这毕竟是我第一次这样被男人触碰隐私。。要是换了平时就算他碰我的胸部都会被我打得半死。。今天。。仿佛我
很享受这种感觉,还不住的轻吟两声。。药力作用下我很乖也很温顺。丝毫没有在反抗的意思。。

他用手把住那个已经胀的很大的东西,慢慢的塞进我的小穴里。。一点一点往里挤入~这时候两只手温柔的抓住了我的手腕,我感觉得到他在轻轻的插入之后已经开始逐步大力的抽送,好胀~感觉好强烈。我想现在下面已经是汪洋一片了,我再也克制不住强压的快感了。谁说女孩子被破处感觉撕心裂肺,那样的感觉如何其实也完全在于你身上压着的那个异性的技巧。。不知道在我之前那个坏小子残害摧残了多少像我这样无辜的少女。。

我压制的兴奋一下子突然涌上 高潮到了极点。。开始小声胡乱的呓语~ 随之他不断加快的抽送的速度这样的呓语
转变成了 呻吟。。。一声接着一声一声压过一声的呻吟。。 (怎么姐姐是很容易满足高潮的女人吗?)他这样无耻的问道。。这时候还在姐姐姐姐的叫着我。。让我感觉我那么淫荡。。仿佛仙境拉回了现实。。可是又欲罢不能
我流了好多的爱液在床单上,弄湿了一大片。。这毕竟是我的第一次啊。。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暖暖的精液射在了我身体里面。。他终于玩弄累了要去休息了。我也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大约几个小时,因为我记得那事情发生前我特意看表是上午9。40现在是下午4。30。。 我苏醒过来了,虽然没有完全清醒但是已经恢复了主控意识。掀开毯子看着赤身的我,床单上那一抹 处女的落红 ,回想起刚才他在欺凌我的时候双手还不断的游走在我的身上,时不时的扣摸我的阴蒂时。。我明白的知道了这绝不是恶梦,那是真的。。
我的处女只身 积攒23年准备新婚之夜给爱人的 身体,被弟弟无情的剥夺了。。


我疯了~~几近崩溃又声嘶力竭的叫喊着。。发泄我的委屈,无奈的穿回衣服
闻讯赶来的弟弟,被我重重的甩了一嘴巴。我咒骂到(你这个禽兽,你这个禽兽!!!!)
我现在好乱也想不出更在恶毒的词汇了只有反复的 禽兽 二字
穿好了衣服我低着头默默的坐在床边眼泪大滴大滴的滑落,自觉理亏的弟弟慌忙不尽的赔不是。。可是我不想听
就算一亿句道歉的话,也不能抹去我的伤痛。我抬起头用恐怖幽怨的眼神看着他说到(你竟然给我注射催情药。。)(姐,我。。。)他的话哽咽了低下了头, 我说到(你不是很喜欢看我被你摧残吗?现在我全毁了你倒是怎么不看了?你看啊。。)他更加默不作声。我说完这话哭的更厉害了几乎是痛哭着推开了站在面前的他,跑到
客厅取来了我的白色棉服和手套 他没有在追来,因为他很清楚在靠近我我还能再甩他一个大嘴巴。
我拿了钥匙和背包摔门而去。。在冬季的街道上慢慢的行走着。。在过3个小时天就会黑了。此时的我行尸走肉一般游荡在街上,路过一家药店。。我犹豫了良久要不要进去 好丢脸啊~~要不进去万一真的怀孕了更丢人了。。我更恨弟弟了为什么不采取安全措施。。为什么一定要射在体内 这样我会怀孕的。 未婚失身现在已经不是问题了。可是未婚妈妈这多难为情啊,况且我那么爱小孩。。万一我狠不下心要了他 那真的会成为北京媒体疯狂采访的新闻了
而且那个孩子应该怎么称呼我和弟弟那。。。

想到这里万念俱灰几近崩溃的我走进了药店买了避孕药片,那个女服务员很鄙夷的看着我。问我要那种?
为了保险我选择了最贵的那种。。付了钱拿了药我转身走出药店的时候哪几个服务员在我身后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我已经管不得那么多了,不管那些人如何鄙视 或者像 怪物一样的看待我了。。
我又往回走,走到家楼下的时候又在仓买买了纯净水服了两片事后药~又把药片放进背包里我就那样坐在楼下小区的长椅上。。时不时经过的人会看两眼这个深冬季节独自坐在长椅上低头抽泣的可怜女人。直到黄昏。夜幕即将笼罩之时我才回家。在这之前手机也嘀嘀的响过几次。。我都按了挂断键后来索性关机了。
回到家里妈妈正在做饭,看见我回来了立刻急切的上前询问我去哪了?爸爸也过来问(怎么眼睛红了?你哭了?是不是弟弟招惹你了?)话一出口弟弟已经面色死灰一样。。 我摇了摇头。没有我不舒服所以出去散步了。。
这事情后好久我都没理弟弟。。直到我彻底消气了我们才又回到从前,毕竟我是他姐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