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暗撸在线视频

首页  »  淫妻交换  »  刺激的换妻
刺激的换妻

朱继振说:“行啊,可一是如何个聚会法?二是怎么让咱老婆们上咱们的贼船?三是要是上船之后要是有人后悔怎么办?最后就是一旦刹不住车如何?”
“你不就是担心你那漂亮老婆被咱们特别是我吸引嘛?”王晓明喝了一口
“别自我感觉太好,你我肯定不担心”朱继振说“就怕你老婆欢欣鼓舞最后气你半死”
“所以规则很重要-----如果咱真要这么作得话咱还得现有君子协定,我们三我估计没问题,成委员长的乡亲就难说了,当然他老婆还是信的过的对吧,王晓明”康跃栋一本正经的说。
刘培泽说:“行了,哥几个到底想不想,给个明话。”
朱继振说“急什么,再说了,你以为光我们同意就行了,老婆们能答应么。康跃栋,你是搞心理分析的,你说说这种事能成么在我们这几家里面?”
康跃栋笑了笑“这事可说起来长了”
刘培泽说:“你说说看”。
“行”,康跃栋望了哥几个一眼“那我可实话实说了”
每个人都点点头。
“其实捆绑也就是一个感官的刺激,目的是为了做爱。结婚结长了,俯卧撑做久了而且还是面对同一个人,无论男女都会觉得麻木,一旦麻木产生,就会放大缺点,所以即使老婆再漂亮也不行。所以捆绑着做爱是一个新的刺激点。交换捆绑也是一个刺激点,但刺激完了目的何在?女人在这方面比较被动一些,但她们也会有选择。这和自己老公做爱有很大的不同” 康跃栋讲到这停了一下,望了望哥几个问“明白了吗?
“糊涂了”哥几个一致摇头。“你能不能直接了当的说? 这圈子有点大。”刘培泽补了一句。
“好,直说就是----比如你把自己老婆五花大绑后是为了做爱,可你把朱继振的老婆五花大绑后呢,难道还是和为了刺激和自己老婆做爱吗?要是这样你看A片得了,何必冒着事后朋友反目夫妻反目的风险呢。反之朱继振也一样。所以第一是要端正态度,至少是要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康跃栋望着他们几个“这一点至关重要,是一个中心问题。”
“同样的。”看着哥几个有点进入状况了,康跃栋解着说“一是你的老婆让不让别人碰,而且是捆绑住这种门户开放式的碰,而且让你绑了之后她想要的目的是什么?这一点对她们也至关重要”
“客观上讲,我们几个家庭从人的气质外形上,文化层次上,工作收入上差的不多,而且平常老在一起玩,老婆们的抗拒度会低一些,但毕竟不是夫妻之间,交换着将对方的老婆捆上不难,难的是这话怎么说,对吧?”
“至于以后的事谁都不好说,但这也可以说是潘多拉得盒子,打不开没关系,一旦打开,有时就不是你想关上就关上的。”康跃栋接着说“我估计哥几个都想试试,可又怕真的出事。这是国外,家散了想重组可代价太大了。”
“要想说服女人和咱们一样抱着玩玩的心态,特别是想咱们老婆这种收过高等教育,成长在知识分子家庭而且有正当职业的女人来说,其实就是劝她们去做业余荡妇,这可不容易。她们从小受到的什么教育你我都知道,可不是什么现在国内的新新人类这么开放,而且我们和她们一样,还都有其它的顾虑,这我就不说了,其实你们都知道”
康跃栋说到这里停了了下来,望了望三个人,发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若有所私的表情,似乎隐约的含有一点点失望。
“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毕竟还是有巨大的影响力的--------让别人贡献老婆光荣,要自己贡献老婆可耻------要想克服这个观念不容易。除了人民解放军,让正常的中国男人往自己头上带绿帽而且还事前事后都心甘情愿永不后悔,恐怕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的教育而且是尊重妇女权力的教育,当然,利益的驱使或者想找借口摆脱自己糟糠的除外。可我们这个小圈子里好象不存在。”康跃栋笑嘻嘻的说到。
“你好象扯远了,换老婆绑一下聚一聚又不是换妻,至于嘛”刘培泽有点不服气。
“然后呢?”康跃栋问“绑完了怎么办? 捆绑时的肉体接触呢?你控制的住上不流口水下不流“马子”吗?或者你控制住了,但别人控制不住你受得了吗?”康跃栋反问道。
刘培泽一时无语。
“照你这么说,为什么国内的捆绑聚会不挺火热的吗?好象换妻也似乎很流行特别是在白领之间”王晓明插嘴。
“国内聚会用的是模特!付钱的!”朱继振来了一句。
“换妻做爱的不清楚,好长时间没回去了,但好象都是在不熟悉的高级白领家庭之间,而且负面报导极多。我估计我们这几个家庭至少目前为止不具备这样高的素质,在这咱充其量就是一坐办公室的民工-----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那种。国内的男人好象都在包小老婆了朋友之间交换老婆,我从我国内的朋友那还没听说 ”康跃栋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咱出国了呢,没赶上好时候啊”
王晓明这时插了一句“你意思是说主要的心里障碍在咱们这,那她们--我是说咱们的媳妇呢?”
康跃栋想了想说“其时女人的思维方式和咱们不同,但好色程度和咱们差不多特别是当今社会。如果对她们抛眉眼的对象符合她们从小的白马王子形象一般她们都难以低档,比如王晓明你老婆,要是你把他送给朱继振那她一定开心的不得了,反之,朱继振的老婆一定拼死抵抗。”
“放你妈的屁!”王晓明笑着大骂“我有这么差吗,我上大学时追我的女生多了去了,我老婆就说我长的像周杰伦”
“得了,别闹了,说正经的,你说我们要和她们提这事她们会有什么反映?”刘培泽认真的问“我是说捆绑聚会的事。“
“难说,从她们都接受咱们的各式捆绑的事上看她们也能接受新的刺激,但那毕竟是在私下家里,把这个暴露在朋友特别是同性朋友的眼中可能会困难些”康跃栋想了想说。
“你的意思是说要是让异性捆绑她们反而容易是吗?”朱继振问
“她能接受老公的捆绑,就能接受别的男人捆绑,但这个男人一定要附和她的性幻想。何况女人天生就有被征服的欲望和表现欲。这就是为什么再丑的女人看了琼瑶小说都会觉得自己是女主角你要实话实说她能恨你一辈子更不用说漂亮的女人了,比如你老婆。”康跃栋望着朱继振。“我们几个外形,工作,教育都不差,估计她们最大的担忧是你提出来她要是说可以就怕将来你不高兴,即使只是让别的男人捆绑这种事。因为女人最了解男人的小心眼特别是中国已婚男人。”
“那网上怎么会有那么多文章写婚外虐恋的?”刘培泽问
“网上的文章我也看,70%都不真实。剩下的很多都是未婚的女人出于好奇的尝试。再有就是已婚的就是做了也决不会让老公知道。不过现在中国社会是一日千里和谐社会,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不象这交往的圈子这么小,所以作老公老婆的都大可放心---我是说相对于国 内而言。”康跃栋望着刘培泽“几点了?”
“十点了。”刘培泽回答。
“今天是星期五,下个星期是长周末,哥几个要真想搞这么个聚会的话最好回家想想首先看看自己的接受程度,然后先探探老婆的意思,明天我加班,后天下午咱找个地方再聊,要是哥几个都铁了心想找刺激。我其实现在觉的要是有一个新的刺激点也好,把这如狼似虎的年月给过了省得将来到老了后悔。世风日下啊,我要是有三妻四妾我才不操这份心呢”--------哈哈哈哈,四个人一起乐了起来。
“康跃栋,想不到你真是一流氓,我还真高看了你以前”刘培泽笑着骂到。
“就是”王晓明附和道“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把他老婆玩弄到手的”“管你屁事”康跃栋笑着骂到“赶快回家问你老婆去,看我有没有
机会绑她”
“行啊,她可练过跆拳道”王晓明说“想试试吗?”
“怪不得你小子整日马屁颠颠的,我知道原因了”朱继振乐了。四个人开着玩笑各自回家。
康跃栋记得当晚回家时康婷已经在床上躺着快睡着了,一个星期下来也够辛苦的,一边想这一边换衣洗澡上床。老婆迷迷糊糊的问又和他们几个喝酒去了。康跃栋说好久没聚了少喝了一点。康婷说那快睡吧我都快睡着了。
康跃栋问:“你就不想知道我们聊什么吗?”
康婷说:“你们几个凑一块还能聊什么好的,还不是怎么折磨老婆”。
康跃栋望这天花板小心翼翼的说:“是啊我们商量着把你们几个老婆聚会时绑一块呢,你觉得怎么样”。过了一会康跃栋听见了熟悉的轻轻的鼾声,康跃栋想看来是真麻木了,这么敏感的话题居然能睡着。
第二天一早康跃栋离开家时没有叫醒康婷,加班比较忙所以当天晚上会家时已经很晚了康婷已经睡了。
星期天早上两个人醒来躺在床上时康跃栋说:“下午哥几个还要凑一块喝咖啡你没事吧”。
康婷说:“没事你也别聊太长了,晚上一块带孩子出去吃个饭。
康跃栋说:“没问题”。
康婷说:“下个星期是长周末你们有什么打算?”
康跃栋说:“我们想聚聚”。
康婷说:“好啊”。
康跃栋说:“聚会时我们想把你们几个女的都绑起来看看谁最性感”。
康婷笑了说:“你们几个流氓”。
康跃栋问:“你愿不愿意啊,哥几个都说你肯定不愿意也不敢”。
康婷说:“谁说的,要是她们几个同意,我没意见谁怕谁啊”。
康跃栋说:“你当真啊”。
康婷说:“滚你的”。
因为只是探探口风所以康跃栋就换了话题,不过心理也有数了就是好像这事不想想象的那样难。可能是觉得在开玩笑吧,康婷的反应给了康跃栋一种和一开始捆绑老婆时一样的感觉,康跃栋记得当时康婷的反应好像也是这样听说时满不在乎等绳子上身才发现不对但最终还是顺从了。康跃栋觉得心里有底了。
等下午哥几个有凑一块时康跃栋直接了当的问刘培泽,朱继振和王晓明“怎么样,探过口风了吗?”
朱继振,王晓明,和刘培泽互相望了望,欲言又止的样子。三人一起反问康跃栋你老婆什么反映?
康跃栋说“我和她说把你们四个捆一块怎么样,她大概以为开玩笑说谁怕谁啊,我估计要是你们三个了老婆都接受她也会试试,不会太抗拒,王晓明你呢?”。
王晓明叹了口气“我和她提的时候她正在网上写搏客我一看内容全是关于第三者插足的自编小说,估计再不满足她,她可就出轨了。”
“那你提了后王艳-(王晓明的太太)什么反应?”刘培泽问。
王晓明说“她倒没说什么,好像并不反对只是问你们把我们捆一块后还想干什么?我说就是捆绑没什么,她说她不信就这么简单”
朱继振乐了“王晓明,看样子你老婆真是胸部最大欲望最高啊,你可小心了,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自家兄弟”
“少废话,你老婆呢她不也是常上网把你们两个私房事到处兜售吗?”王晓明吹胡子瞪眼。
朱继振乐了“那是写我们两个,没老是指望第三者”。
刘培泽问:“朱慧(朱继振的老婆)反应呢?”
朱继振说“还可以吧,好像也是问我你们不是想换妻吧,我说不是至少现在不是,她好像还是觉得我在开玩笑说你们真想的出来。”
刘培泽说“奇怪了女人怎么都一个口气啊,是不是她们也串通好了就等咱们开口了?”几个人都乐了。
康跃栋说那咱们呢,接受别人碰自己老婆吗,这才是重点。几个人都有几分钟没说话。
终于刘培泽来了句“这事是蛮刺激的,不就是换着捆嘛。”
朱继振说还是先商量好游戏规则吧,先说好再告诉她们比较好。
王晓明说我也同意,先商量好怎么作大家都遵守规则就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康跃栋说我有个主意,把她们们捆好后蒙住眼睛堵住嘴然后,告诉她们换妻,然后个人拉自己老婆到不同的房间做,完了再让她们看见是自己老公看她们整个过程的反应如何怎么样。
“流氓就是流氓”刘培泽夸到“这主意缺德得可以”
“捆好后先跳舞”王晓明赶紧说
“你她妈就是想趁机占便宜”朱继振笑骂。
“捆得时候可以换着捆,绑完了之后还得让她们端茶倒水”刘培泽说道。
“都他妈不是好人”康跃栋摇摇头“完了,真是不是虐待狂不聚头啊”
最后哥几个统一了看法,长周末捆绑聚会。规则一:是老婆们穿着要性感暴露程度要适当,外衣随便,内衣是半透明的内裤和乳罩;二:抽签交换捆绑;三:尽量别吃豆腐,要吃也不能让别人看见,而且别人不反对;四:到了性欲高涨时就按康跃栋说的办;五:星期四晚十点前必须将聚会的事和老婆说好,不参加可以,参加就不许中途退出否则就此散伙省得将来见面尴尬。后来哥们几个有为了老婆们的内衣争吵了半天,经过如数家珍般的回忆自己家里老婆的性感内衣颜色,于是又有了附加规定,康婷是粉色的内衣,王艳黑色的内衣,朱慧白色的内衣,刘梅是红色的内衣。如果谁的老婆实在不愿意,就随老婆自己穿内衣,至于其他的装备就看自己的能力了,最后四个人各自签了名,每人一份。
最后几个人商量要不要事先和老婆们说好。康跃栋说就提一下长周末聚会,并且告诉她们聚会时肯定会绑她们就行,做爱的事就不要商量了,女人嘛有时稍微让她们们觉得紧张一下反而更好。周末的聚会地点在朱继振的家里,有五间卧室,够用了。星期六下午六点,先烧烤,然后活动,不来可以,来了不许中途退出,星期四晚十点确定超过两家不来自动取消。至于工具嘛每个人自备绳子两条,手铐一副脚镣一副,带空口塞一个,眼罩一个。女人必须高跟凉鞋不许穿丝袜。四人都无异议。
随后的几天康跃栋一直在找机会和康婷说但总觉得好像真说了怕老婆不干而且不高兴,可想想聚会又确实刺激,虽然有换妻之嫌不过反正不换着做爱估计康婷应该不会拒绝。到了星期三晚上康跃栋想一定要说了,于是就发生了前面说的那一幕。刘培泽电话来时康跃栋还没说,但告诉刘培泽他准备今晚就说,王晓明和朱继振好像约好一样先后来了电话,王晓明说他已经和王艳说了王艳没反对。朱继振说反正聚会在我家朱慧肯定没问题到时哥几个一起哄估计朱慧应该不会翻脸。